• <source id="itxqo"><center id="itxqo"></center></source>

      <meter id="itxqo"><ol id="itxqo"></ol></meter> <code id="itxqo"><ol id="itxqo"></ol></code>
        <code id="itxqo"></code>
          <var id="itxqo"></var>

          不要任何包袱,去享受戲劇

          2019-05-24 12:42來源:北京日報 A+ A-

            《銀錠橋》劇照

            攝影/塔蘇

            石鳴

            《都挺好》火了,“蘇大強”主演的《銀錠橋》復排了。走出劇場,走在北京五月的夜風中,真想去吃上一碗鹵煮或者爆肚,雖然其實我完全不是老北京人,也從來不貪戀老北京的那種吃食。我想說:好久沒有在舞臺上看到這么有正宗“北京人藝”味道的戲了。這種味道,讓我覺得北京這個地兒,真可愛,我們到底還有點兒屬于我們自己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我不用“京味兒”,因為“京味兒”這個詞太現成,就不夠準確。《茶館》是“京味兒”,《窩頭會館》也是“京味兒”,可是《銀錠橋》的那個“味兒”,跟它們都不同,有種云淡風輕的清新。

            然而,“北京人藝”在這里也不是指某一個具體的劇院,而是指對一種戲劇風格的想象。用這個標簽來形容這個戲,并不是想拔高它,恰恰相反,是想從這個戲里找到某種久違的根源,這個根源當然來自《銀錠橋》的導演林兆華。

            這個戲2015年首演的時候,大導已經虛歲80了。據說《銀錠橋》是大導的收山之作。然而2017年,大導又導了一部“民俗版莎劇”《仲夏夜之夢》,2018年又復排了《三姐妹·等待戈多》。大導持續而豐沛的創造力一直是為眾人所稱贊的,而他的先鋒性,常常被人誤解。他其實一直走在我們的旁邊,使勁兒用他的身體力行告訴我們:瞧瞧,這么看過去,還能看到這樣一片風景。

            《銀錠橋》就是這樣一片好景致。就像那則《論語》:“暮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風乎舞雩,詠而歸。”是一種質樸的藝術情趣。

            這個戲的場景很簡單,絕大部分的戲都發生在后海銀錠橋邊的一間小飯館里頭。故事也簡單:飯館這片兒可能要拆遷,飯館主人兼大廚五哥想保住這個飯館兒,“祖上留下來的東西,不能在我的手上給敗嘍”。飯館里的人來來去去,不同的人和五哥互動,發生了各種不同的故事,順時針推進著戲劇達到高潮和結局。

            這幾乎是一個模式化的設置,可是大導硬是用一個全程在場上的搖滾樂隊和前后兩層舞臺空間,玩出了新意。場燈一暗,飯館窗外的霓虹燈亮起,搖滾樂隊上前表演,就完成了換場。而這個換場本身,也是戲里時空的一部分,與整個戲的進程渾然一體。讓我們想起,在今時今日的后海,日與夜是何等不同,住家和過客是何等不同;劇情講的是前者,換場呈現的是后者,一靜一動,交相輝映,幾乎是一曲“銀錠橋雙重奏”。

            劇情是散文式的生活片段的呈現,和五哥有關系的,基本都是他的熟人,一會兒那個房屋中介小哥來了,一會兒鄰居文藝女青年來了,一會兒街道領導來了,一會兒發小兒古董商來了。如果不是“賣房”這個矛盾中心點在后半場突然凸顯出來的話,上半場幾乎感覺不到這個戲有什么要制造沖突、解決沖突的企圖心。

            有一些戲劇性的勾連,但也是極淡的。更有意思的,不是看這些角色如何解決問題,而是看他們如何呈現自己。原來他們是這樣的人,原來人和人之間是這樣的一種關系狀態,原來生活就是這樣過著。并不是一味的悲苦,而是在諸多不如意中充滿了人情的溫暖和樂天知命的幽默。

            這里需要贊揚《銀錠橋》的演員們。“返璞歸真”的審美要求,注定了表演的難度。在場上,倪大紅的演技當然沒得說,其他演員的表演也都精彩至極,整部戲的表演,沒有明顯的短板。

            據說《銀錠橋》的劇本改了九稿,其中一稿,大導親自動手,花了兩個月,改出了一個歷史和現實兩條線索來回交叉、眾人閱后皆拍手叫好的劇本。然而就在大家都踴躍想要排這個“戲劇性高濃度”的新版時,大導卻一揮手把這個新版送進了垃圾箱,回歸到之前“劇情簡單”的舊版。“我寫出這個版本,只是想告訴大家什么是錯的。”

            看了《銀錠橋》之后,我才理解了大導的這句話。大概他鼓搗出來的那個新版,就是劇里孟甜沒寫出來的那部“青春、偶像、穿越、宮斗、諜戰、懸疑、傳奇”大戲吧。

            不帶任何包袱地去看這個戲,可能才是欣賞這個戲的最佳方式。戲劇在大導那里不是手段,戲劇就是自己,它本身就是目的。我們的生活也是如此,我們這樣活著,還將這樣活下去。

          [責任編輯:張曉榮]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銀錠橋 戲劇風格 京味兒 北京人藝 仲夏夜之夢
          查看光明日報原版
          時政 國際 財經 文體 評論
          五月开心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