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ource id="itxqo"><center id="itxqo"></center></source>

      <meter id="itxqo"><ol id="itxqo"></ol></meter> <code id="itxqo"><ol id="itxqo"></ol></code>
        <code id="itxqo"></code>
          <var id="itxqo"></var>

          熱播劇帶動原著小說走紅 暢銷書難掩青春文學窘態

          2019-05-24 12:30來源:北京日報 A+ A-

            “等不及了,先把小說熬一個通宵看完了。”“高中時看過原著,現在又重讀一回。”電視劇《我只喜歡你》近日正在熱播,追劇觀眾紛紛重拾原著《我不喜歡這世界,我只喜歡你》熬夜狂讀。早已不再火熱的青春文學在這個初夏再度回到了人們的視野,青春文學生存現狀這個話題也由此引出。

            一本青春小說點評高達28萬條

            《我不喜歡這世界,我只喜歡你》寫的是從校服到婚紗的故事,不單純寫愛情,也寫友情,目前在當當網的點評量高達28萬余條,是點評量最高的青春文學作品。

            但出版方否認這單純是因電視劇播出帶來的好看數字。《我只喜歡你》原著早在2015年5月就面世。該書責任編輯之一、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資深編輯唐龍告訴記者,這本書當年剛一面世就大火,時至當年年底突破了百萬冊,現在每月銷量依然保持十幾萬冊。而記者查詢了當當網2015年至2019年青春文學熱銷圖書,發現這本書年年名列暢銷榜前20位,其中2015年登頂榜首,今年以來均名列前三位。

            跟著這本書上了熱搜的,還有作者禾一微博的“停更”。微博正是這本書最早的出生地。幾年前,禾一在微博曬出的美好文字和感情,也吸引來了圖書編輯,之后才有了這部段子體青春小說的熱賣。但如今,隨著電視劇劇情的推進,很多網友卻發現禾一上一條微博還是2017年5月28日發的。對此,唐龍說,禾一是個“素人”,這是她的第一本書,當年很少有人預料到這樣一本樣貌并不奇特的書會走紅,唐龍和另一位責編卻發現了它的潛質,“這本書能寫出普通人心目中最普通的愛情,營造出普通人對愛情的最美好的想象,代入感很強,溫馨,好讀。”在唐龍看來,這幾年,盡管青春文學熱度不及當年,但大眾對美好感情的向往,從來不會消失,這也令青春文學得以生生不息。

            青春文學要想火幾個月都難

            不過,經歷過青春文學黃金歲月的長江文藝出版社副社長黎波認為《我只喜歡你》的火熱,還僅僅是個案。他坦言,青春文學已是長江文藝出版社不愿輕易觸碰的品類,很多人找來想出書,但出版社一直對此很慎重。

            早在2010年,金麗紅、黎波這對出版界的黃金搭檔就創造過輝煌。當年,《小時代2.0虛銅時代》全國銷售業績一片飄紅,上市7天120萬冊首印告罄,兩個月內追加至160萬冊之上,連續兩個月占據各大書店新書排行榜榜首位置。郭敬明、韓寒、明曉溪、落落、饒雪漫等也成為當時青春文學作家中的耀眼之星。

            但是,對于眼下的市場,黎波卻認為青春文學難做了。“過去做青春文學,三年一個輪回,這批學生畢業了,上了大學,下一撥學生喜歡的偶像不一樣,但還是喜歡歌星,整體上有共性。”他認為,現在有很大不同,新一撥孩子轉向喜歡多棲明星,有的喜歡“小鮮肉”,有的喜歡游戲中的虛擬人物,很難把握。

            北京磨鐵圖書曾以推出暢銷青春文學讀物而受業界矚目,但近年來青春文學圖書在磨鐵已逐漸減少。北京磨鐵圖書IP出版中心總經理王那廝談及法醫秦明的《天譴者》時說,“這是個奇跡”,這部青春懸疑之作至今銷量已達20萬冊。即便這樣,他也認為青春文學要想火幾年或幾個月,現在并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《花火》(A版)主編黃歡從事青春文學編輯已有十多年,她也清晰感受到了市場變化,“2015年、2016年之前,青春文學市場都還火熱,隨便什么題材、隨便什么作者的作品印量都還不錯。”但這幾年有了下滑。她認為,隨著智能手機的出現,網文比實體雜志、實體書更多樣化,而實體出版會因為題材方面的限制造成讀者分流,“將來更多的作者會在網絡上發表作品,而更多的讀者也會選擇網絡付費閱讀。”

            不僅如此,黃歡認為,青春文學作品版權對于影視改編的吸引力也在下降,“除非是非常耀眼的作品,一般作品已經很難賣出去了。”

            用文字書寫青春之痛未變

            黃歡和她的同事卻依舊對市場充滿信心,畢竟有著15年歷史的《花火》,見證了一代代讀者的成長,“我喜歡這個工作,從未厭倦過,每當看到讀者趁著假期到編輯部來看編輯,看到他們向往的眼神,我就在想,他們還是很需要我們的。”

            青春文學的自我生長、自我發展也是必然。唐龍認為,青春文學初期偏低齡化,大多是灰姑娘嫁給王子的故事模式,后來逐漸走向都市化,讀者年齡段也從十二三歲轉至十五六、十七八歲。如今青春文學也如同女性進入職場的說明書,更有取代職場小說之勢。王那廝認為,現在年輕讀者對專業知識的追求也是個趨勢,《天譴者》除了情節很精彩,里面的法醫知識也非常專業,讀者不僅是看小說,也可以學習知識,因此,如何將情節與專業知識巧妙融合,也是青春文學未來值得探究的一個新方向。

            在黃歡看來,青春文學如今正能量十足,沒有了打架、抽煙等細節,但多了網絡直播、電競游戲等時代新元素,比如《應許你歡喜》《送你一片小薄荷》《夏桐慕晨風》等都有電競游戲背景。此外,娛樂圈背景的長篇小說也漸漸風起云涌,《春意遲遲》《鹽味奶糖》都是以娛樂圈為背景的青春文學。“不管怎么變,青春文學出版的初心沒有變,就是扎根于學生群體,做他們喜歡看的小說。”黃歡說,《花火》的長篇作品模式已有十幾年,如今作者擠破了頭還想在雜志上連載,這就是青春文學強大生命力的一個證明。

            無數作者用文字書寫青春的痛、歡樂和掙扎,這種形式從未改變。作者“不朽”還在讀研究生,她的第一本書《和自己和好如初》將很快上市。她回憶道,在自己生病的那段日子里,她在社交媒體上寫了很多負面的文字,后來收到一個讀者的來信,說本來就很難受,看完這些文字后更加痛苦了。“我又愕然又難過,從那以后,我慢慢地學習著要為自己的文字負責任,盡可能給別人帶來一些正面的東西。”

            而對于青春文學創作現狀,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張國龍提醒道,“青春文學”正在喪失自己的個性和詩性,人物類型化、情節模式化值得作者和出版人注意。(路艷霞)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[責任編輯:張曉榮]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青春文學 電競 饒雪漫 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 青春小說
          查看光明日報原版
          時政 國際 財經 文體 評論
          五月开心网